<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listing></address>

            <form id="1r93f"></form>

              <address id="1r93f"></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ter id="1r93f"></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nuitem id="1r93f"></menuitem></listing></address>

                        加碼穩匯率: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上調至1.25,歷次調整有何不同?

                        2022年10月25日 12:56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邊萬莉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邊萬莉 北京報道 10月25日,央行、外匯局決定將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上調至1.25。分析認為,此舉意在增加企業和金融機構跨境資金來源,釋放穩匯率信號。

                        今年以來,穩匯率信號舉措持續加碼。包括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提前出招遏制人民幣單邊快速下跌預期;上調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防止人民幣過快貶值等。實際上,當前穩匯率的焦點不是守住某一固定點位,而是保持三大人民幣匯率指數基本穩定,穩定匯市預期。

                        值得關注的是,央行自2016年在全國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以來,六年內對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至少有過四次調整,時間段主要集中在2020年-2022年,不過具體調整的口徑有所不同。

                        擴大資本流入,釋放穩匯率信號

                        2016年,央行在全國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該政策構建了基于微觀主體資本或凈資產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約束機制,對本外幣跨境融資實行一體化管理。

                        一方面,符合國際主流發展趨勢,既能適應微觀主體本外幣資產負債一體化管理的發展方向,也可避免原來本幣、外幣跨境融資分別管理、模式不同造成的額外適應成本。另一方面,還具有逆周期調節、總量與結構調控并重等特點,有利于拓寬金融機構和企業的融資渠道,在審慎經營理念基礎上提高跨境融資的自主性和境外資金利用效率。

                        此次,央行、外匯局將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上調至1.25,旨在擴大資本流入。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分析,根據相關政策規定,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上限=資本或凈資產*跨境融資杠桿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上調后,可以提升企業和金融機構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上限,鼓勵市場主體跨境融資。

                        為何在此次調整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10月下半月以來,受中美利差倒掛幅度擴大等因素影響,人民幣出現脫離美元走勢的較快貶值苗頭,穩匯率需求增加。此舉一方面有利于增加境內美元流動性,緩和現匯市場人民幣貶值壓力,更重要的是進一步釋放了穩匯率信號,有助于穩定市場信心,避免短期內人民幣貶值預期過度聚集。

                        實際上,今年以來央行、外匯局已多次釋放穩匯率信號。例如,9月6日公告表示,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2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8%下調至6%,意在提前出招遏制人民幣單邊快速下跌預期。9月26日公告表示,自2022年9月28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上調至20%,有助于抑制遠期市場上做空人民幣的行為,防止人民幣過快貶值。

                        雖然使用的政策工具不同,但最終的政策目標是一致的。王青表示,“上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的政策目標與9月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以及上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一致,均為階段性增加人民幣匯率波動的摩擦力,防止匯率大起大落?!?/p>

                        他判斷,若后期匯市波動風險增加,監管層還可能采取以下具體措施應對:加大在香 港市場的央票發行規模,收緊離岸人民幣流動性,遏制離岸人民幣貶值勢頭;調低企業境外放款的宏觀審慎調節系數,控制資本流出;正式宣布重啟逆周期因子。另外,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也還有一定下調空間。

                        六年四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

                        自2016年在全國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以來,央行在六年內對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至少有過四次調整,時間段集中在2020年-2022年,不過具體調整的口徑有所不同。其中,第一次和第四次是全口徑調整,第二、三次分別是金融機構口徑、企業口徑。

                        2020年3月12日,央行首次調整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由1上調至1.25。除政府融資平臺和房地產企業以外的境內機構借用外債空間進一步擴大,有利于中小企業、民營企業更好地利用國際國內多種渠道籌集資金。

                        彼時,還是外匯局副局長的宣昌能(現任央行副行長)表示,參數調整后,企業跨境融資風險加權余額上限由原來凈資產的2倍提高到2.5倍,向境外融資的空間較之前擴大了25%,預計對企業支持力度可能達到幾百億美元的規模。這將有助于境內機構特別是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多渠道籌集資金,緩解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助力企業復工復產。

                        2020年12月11日,為引導金融機構市場化調節外匯資產負債結構,央行、外匯局決定將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25下調至1,并表示金融機構應樹立“風險中性”理念,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發展。這一次調整背景是2020年6月以來,人民幣持續升值,企業外幣融資快速增加。

                        2021年1月7日,央行、外匯局將企業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由1.25下調至1。此次調整后全口徑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系數都是由1.25下調至1。此前,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向記者表示,“2020年12月金融機構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下調后,2021年開年的人民幣匯率波動還是較大,所以又將企業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25下調至1?!狈治鋈耸恐赋?,在匯率繼續快速升值背景下,此舉一方面可以穩定匯率,另一方面也可以降低宏觀杠桿率,防范外債風險。

                        第四次調整,即本次將企業和金融機構的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從1上調至1.25。不難看出,在人民幣匯率過快升值背景下,下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有助于調控資本流入,降低企業匯率風險;在人民幣匯率過快貶值背景下,上調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有助于企業擴大融資、更好地利用國內外兩個市場。

                        展望未來,王青認為,11-12月美聯儲大概率會保持較快加息節奏,意味著短期內中美利差倒掛局面還可能進一步加劇,人民幣或還存在一定貶值壓力。不過,當前國內經濟已進入較為穩定的回升過程,我國經常項目將保持較大規模順差局面,加之穩匯率在貨幣政策權衡中的比重上升,人民幣出現持續脫離美元走勢單獨較快貶值的風險可控。

                        關注我們

                        男朋友尺寸太大不舍得分手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listing></address>

                                  <form id="1r93f"></form>

                                    <address id="1r93f"></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ter id="1r93f"></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nuitem id="1r93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