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listing></address>

            <form id="1r93f"></form>

              <address id="1r93f"></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ter id="1r93f"></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nuitem id="1r93f"></menuitem></listing></address>

                        深圳隱性債務新規:租賃公司嚴禁以公益性資產作為租賃物

                        2022年10月25日 13:19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楊志錦
                        為何不能以公益性資產作為租賃物?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楊志錦  上海報道  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深圳市前海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10月25日聯合發布《關于嚴禁開展涉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業務的通知》。

                        該通知印發給轄內租賃公司。通知提出,各融資租賃公司應當嚴格遵守《融資租賃公司監督管理暫行辦法》(銀保監發〔2020〕22號)及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管理相關法律法規,不得開展涉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業務。

                        通知明確提出,要規范租賃物管理,嚴格限制以不能變現的財產作為租賃物,不得以公益性資產(包括公立學校、公立醫院、公共文化設施、公園、公共廣場、機關事業單位辦公樓、市政道路、非收費橋梁、非經營性水利設施、非收費管網設施等)、在建工程(包括未完工的不動產、構筑物)、未取得所有權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作為租賃物。

                        為何不能以公益性資產作為租賃物?

                        通知稱,近期,財政部通報個別地方政府及其部門通過融資租賃公司等渠道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嚴重影響了隱性債務風險防范化解工作成效。

                        據財政部網站,時隔三年之后財政部在今年5月、7月兩度公布新增隱性債務的案例。據財政部通報,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寧鄉市城發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通過融資租賃、銀行貸款等方式融資4.07億元,用于應由財政預算安排的溈水流域綜合治理工程等災后重建項目支出,造成新增隱性債務。

                        隱性債務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債務限額之外直接或者承諾以財政資金償還以及違法提供擔保等方式舉借的債務。實踐中,監管部門直接聚焦項目與融資決策、資金最終用途和實際還款資金來源,判定地方政府是否仍在違法違規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前述案例中,溈水流域綜合治理工程等災后重建項目本應由財政資金承擔,但卻通過融資租賃、銀行貸款等方式融資,這些債務資金的償還最終也會由財政資金承擔,相應會新增隱性債務。

                        通知稱,為進一步規范融資租賃公司依法合規經營,推動深圳市融資租賃行業高質量發展,租賃公司要嚴禁開展涉新增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業務。通知要求,租賃公司要完善盡職調查,建立重大項目風險評估機制,審慎評估融資主體的還款能力和還款來源,不得違法違規提供實際依靠財政資金償還的融資;要強化資金投向管理,不得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向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提供融資或要求地方政府為租賃項目提供擔保、承諾還款等。

                        記者了解到,傳統的融資租賃平臺類業務交易結構為城投公司通過售后回租的方式向租賃公司融資,租賃物為城投公司的管網資產。2014年10月43號文(《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印發之后,交易結構有所變化,通常為學校、醫院等通過售后回租向租賃公司融資,同時由政府一級平臺為交易提供擔保,資金交由當地政府平臺使用,由此形成租賃公司曲線“輸血”融資平臺之可能。

                        “財政擔保、政府承諾還款在2017年后已經很少出現,但以醫院、學校等企事業單位名義舉債的案例還是比較常見。這類舉債方式以公益性資產作為抵押是違規的?!睎|部省份某地市財政局債務辦人士表示。

                        其原因在于,道路管網、學校、醫院等資產為公益性資產,在城投無法履行還款義務時,租賃公司無法變賣上述資產收回融資款,債務最終可能由財政資金償還。

                        通知明確表示,要規范租賃物管理,嚴格限制以不能變現的財產作為租賃物,不得以公益性資產(包括公立學校、公立醫院、公共文化設施、公園、公共廣場、機關事業單位辦公樓、市政道路、非收費橋梁、非經營性水利設施、非收費管網設施等)、在建工程(包括未完工的不動產、構筑物)、未取得所有權或所有權存在瑕疵的財產作為租賃物。

                        近年來,地方政府或融資平臺違規通過租賃公司融資被監管部門點名或者處罰的案例時有出現。

                        如審計署發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國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跟蹤審計結果》顯示,邵陽市融資平臺公司通過利用政府道路管網等公益性資產開展融資租賃、發行中期票據等方式,從銀行、信托投資公司和融資租賃公司等機構舉債72.33億元,主要用于償還到期債務和市政基礎設施建設,形成政府隱性債務。

                        排查涉及隱性債務的存量業務

                        通知還表示,租賃公司要全面開展涉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業務自查工作,徹底摸清相關業務存量及其風險情況。此外,各融資租賃公司應認真梳理涉地方城投類項目,重點排查城投類項目是否涉地方隱性債務。

                        樣表顯示,租賃公司需填列是否涉及城投項目、是否涉地方政府隱性債務業務、目前開展城投業務項目數量及余額(未結清)、租賃物種類(市政道路、橋梁、水利設施、管網設施設備、房屋、其他)、城投業務開展地區等信息。

                         

                        2018年8月,監管部門已完成了對隱性債務的統計。對于隱性債務的處理,監管提出兩大方向:一方面堅決遏制增量,另一方面積極穩妥化解存量。諸多地方公布了隱性債務化解方案,大多要求在5-10年間將隱性債務化解完畢。換言之,全國層面需在2028年前實現隱性債務清零。

                        今年1月20日,廣東省十三屆人大五次會議開幕。提交大會審議的政府工作報告表示,2021年實施新一輪預算管理制度改革,率先開展全省全域無隱性債務試點、如期實現“清零”目標。

                        換言之,深圳也實現隱性債務“清零”。通知表示,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將持續強化監管,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并采取隨機抽查的方式,對各融資租賃公司落實情況進行檢查,對新增隱性債務的情況做到“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問責一起”。

                        關注我們

                        男朋友尺寸太大不舍得分手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listing></address>

                                  <form id="1r93f"></form>

                                    <address id="1r93f"></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ter id="1r93f"></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nuitem id="1r93f"></menuitem></listing></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