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listing></address>

            <form id="1r93f"></form>

              <address id="1r93f"></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ter id="1r93f"></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nuitem id="1r93f"></menuitem></listing></address>

                        南財快評:美元兌日元匯率跌破32年以來最低點 日本匯率干預效果有限

                        2022年10月24日 15:45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施瀟雨

                        10月21日,美元兌日元匯率跌破32年以來最低點,一度達到1美元兌151.94日元的水平。隨后,日元匯率在一小時之內急速上漲5日元,回到146日元左右的水平。隨后,政府認可了市場對于政府和日銀出手進行匯率干預的猜測。市場認為,能在短時間內將日元拉升如此之多,央行方面應該動用了相當可觀的資金,但并不認為干預效果能長期持續。根據日本金融市場局公告,日本時間10月21日下午17時美元兌日元匯率為150.47~49,維持住了自八月以來持續貶值的勢頭。

                        此次干預是9月22日之后日本方面第二次出手干預匯率。今年以來日元持續下跌,毫無疑問,隨著9月2日及10月20日日元相繼告破140與150大關,日本政府與央行方面的壓力陡增。今年七月,日本央行的黑田總裁曾表示,日銀無需干預日元匯率。然而兩個月后的9月,日銀雖然決議繼續維持量化寬松貨幣政策,將利率繼續維持在-0.1%,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維持在0%,但是終于做出干預日元市場匯率的決定。據財務省消息,日本在9月的日元干預中使用了2兆8382億元(190億美元)的預算。如此龐大的資金注入使日元一度向升值的方向變動,然而不久之后,市場出售日元購入美元的交易行為又使日元匯率跌落。

                        日本匯率干預效果有限的原因首先在于日漸擴大的日美利差。自今年6月以來,美聯儲已經連續三次會議加息0.75%,作為短期利率指標的聯邦基金(FF)利率的誘導目標調整為3.00~3.25%,并且在11月的會議上繼續加息0.75%的可能性很大。此舉導致日元與美元利差進一步擴大,而拋售日元買入美元的市場行為使日元進一步加速下跌。在日美貨幣政策背道而馳的情況下,日本單方面采取匯率干預措施能夠產生顯著效果的可能性很小。

                        日本匯率干預效果有限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日本經濟的結構性脆弱。對低利率的依賴是日本經濟的軟肋,因此即便世界其他發達國家都采取貨幣緊縮政策,日本的貨幣政策也很難轉向。而這一現狀的原因最早或可追溯至“安倍經濟學”,通過寬松貨幣政策提振經濟,通過日元貶值提高出口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吸引日企回流。在經濟實力下滑的背景下,日本企業高度依賴日本央行的超低利率政策,稍微加息就可能使本已低迷且受到疫情打擊的日本經濟雪上加霜,因此日銀反復表示維持大規模寬松貨幣政策。由于低利率成為常態,原本應該被淘汰的盈利能力低下的企業得以繼續生存,而有競爭力的企業卻難以獲得人才和資金。日本陷入了經濟新陳代謝減弱、實力進一步下滑的“惡性循環”。因此,當市場看穿日本央行堅持貨幣寬松政策(導致日元貶值的因素之一)與日本政府通過買進日元來干預匯率之間的矛盾時,日元干預反而會導致市場做空日元。正如三井住友分析師表示,日元貶值是由高能源對外依存度導致的龐大貿易逆差以及薪資難以上漲等復合因素導致的,而匯率干預無法解決這些。

                        如果目前的趨勢持續,預計日元還將進一步貶值,150也可能只是一個過渡點。隨著日本國內自由行開放以及日元貶值,日本旅游業回暖,海外游客的購買意欲高漲,進入圣誕節等旅游旺季可能使低迷的旅游業恢復一部分元氣并且使日元匯率一部分拉升。但日本旅游業恢復到疫情之前仍需較長時間,具體效果仍待觀望。上述日本經濟的結構性問題仍待解決。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應該謹防匯率風險引發其他金融風險的可能性。日本財務省20日公布的貿易統計結果顯示,由于進口能源價格高企疊加日元大幅貶值,日本2022財年上半年(4月至9月)貿易逆差達11.01萬億日元,創下有可比統計以來同期新高。在這6個月中,日本進口額猛增44.5%,至60.58萬億日元,而出口額增長19.6%,至49.58萬億日元。隨著冬季能源進口依賴進一步擴大以及日元進一步貶值,日本經濟下行風險將會擴大。

                        另外,日本通脹風險也進一步擴大。10月21日,日本總務省發布了9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2020年=100)在剔除變動較大的生鮮食品之后的綜合指數為102.9,同比增長3.0%。已經高于日銀2%的通脹目標。隨著日元貶值長期化,日企原材料價格愈發高騰,多數企業在10月進行了價格改定。據日本調查公司帝國征信(Teikoku Databank)統計,漲價的食品達到約6600種,在2022年創下月度最高紀錄。谷物及砂糖等原材料價格在烏克蘭危機影響下居高不下,電費等也持續上漲,日常必需品大多經歷了5%~10%的價格漲幅。自今年以來,許多公司已經多次漲價,在收入沒有大幅改善的情況下,價格上漲必然使消費進一步低迷。

                        要使日元持續升值,就得實現日本貿易的結構性轉變,而如此重大轉變并不是單單經濟政策和貨幣政策可以左右,中短期內恐難以實現。因此,有效緩和日元匯率下行風險,同時管控宏觀經濟風險,是日本接下來重要的課題。

                        (作者單位:日本東京大學公共政策大學院)

                         

                        關注我們

                        男朋友尺寸太大不舍得分手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listing></address>

                                  <form id="1r93f"></form>

                                    <address id="1r93f"></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ter id="1r93f"></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1r93f"><listing id="1r93f"><menuitem id="1r93f"></menuitem></listing></address>